Billie Eilish《Bad Guy》——怪诞是青春里很迷人的一部分

专题/盘点专题2019年09月04日

2019年8月24日,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破纪录的19周连冠终于迎来了终结,取而代之的作品是此前已经在第二名蛰伏了超过10周的Billie Eilish和她的《Bad Guy(坏人)》。

《Bad Guy》的登顶也标志着第一首由00后歌手演唱的Hot 100冠单正式诞生。出生于2001年的Billie Eilish在2017年的首张EP《Don’t Smile At Me》后就开始小有名气了。但这张EP还并不是她歌手生涯的起点。事实上早在2015年她还没满14岁的时候,碧梨就已经在哥哥Finneas的帮助下录制了自己的第一首单曲《Ocean Eyes》。

《Ocean Eyes》单曲封面

如今我们再回过头去听这支单曲时我们会有些惊异那时的碧梨有着相当成熟而传统的R&B唱功。和她之后的风格差别很大。这种与年龄不符的精湛演唱得益于她在洛杉矶儿童合唱团的专业训练。

后排居中为合唱团期间的碧梨

作为碧梨第一首成熟作品,《Ocean Eyes》在2016年初被上传到Sound Cloud。她精湛的演唱引起了环球唱片的兴趣。他们将碧梨签到了旗下的王牌公司Interscope。在这里,他们发现这个女孩的个性和很多作品的风格和《Ocean Eyes》完全不同,其实是阴郁、怪诞,带点神经质的。

幼年的Billie和Finneas

而碧梨是这样描述自己的:

“我和很多人都不同,我也尽力和他们不同。我一点儿也不喜欢遵守规则,如果有人穿一种风格的衣服,我就要穿得和他风格完全相反。我一直穿我想穿的衣服,说我想说的话。我是最棒的,最棒的。我喜欢被记住,我就要一看就让别人忘不了。我想我已经证明了我比别人想的更重要。我比较强势,所以人们都会认真听我讲话。我有一点让人害怕,许多人也很怕我,我时不时就会翻脸。”

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的碧梨

但环球全盘地接受了这个脾气暴躁,患有图雷特综合征和抑郁症的中二少女。并且在她的作品中试图将她的躁郁特质发扬光大。有很多人认为碧梨在《Don’t Smile At Me》中风格大变是因为她开始装*了。但实际上恰恰相反,她暗黑神经的风格反而是对本我的回归。

《Don’t Smile At Me》EP封面

2017年出道EP发布后在billboard 200上冲到了第14位,以一个新人来说算是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这令环球决定延续和强化碧梨这种厌世、暗黑的特质。2018年7月开始,碧梨进入了首张全长专辑《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的周期。

但这毕竟只是碧梨的首专,在以整个乐坛为对手的情况下,专辑的前几首主打单曲的成绩并不算非常理想。分别只取得了Hot 100第41、21、14和31位的成绩,只有《Bury a Friend》还算理想。但谁也想不到的是,真正的爆发来自和专辑一同发行的第五单《Bad Guy》。

《Bad Guy》单曲封面

现在看来,《Bad Guy》是将碧梨的冰冷和暗黑发挥到极致的一首作品。这种摩登、无情、六亲不认的演唱包含了两大特质:一是声场上的超近距离感;二则是情绪上的冷酷感。

在你聆听《Bad Guy》或是《Bury A Friend》时,会明显感受到她仿佛就在你耳边,用恶魔的低语对你进行某种教唆。这种极近距离的听感首先来源于气声技术加上碧梨的音色本来就有的一点软糯沙哑和录音时尽量靠近话筒所产生的“近讲效应”,就会产生酥酥麻麻的颗粒感。其次是用极少的混响,令人感觉Vocal在很近很狭小的地方。其三是用“Pan(平铺)”的混音技术。即录一轨人声主要放在左声道,再录一轨几乎相同的人声主要放在右声道,这样左右耳几乎相同但又有稍许差别的声音会令大脑出现短暂的误判从而产生类似“直接从你脑内发声”的错觉。产生“ASMR(颅内快感)”。

然后是那种近乎AI的冷酷——碧梨通过音域较窄的作曲和变化极小的稳定唱腔营造了情绪非常低落的感受。再用几乎贯全篇的三个声部和声使演唱更加远离人性,令人产生“唱歌的真的是人类吗?”的奇异感受。

这种极致的强烈风格令这首歌具备了爆发的潜力,歌曲4月13日以第7位登上Hot 100,并从6月8日开始稳居第二位,成为专辑中成绩最好的一首主打。而为了突破《Old Town Road》的压制,环球很快祭出了更骚的操作。

作为一个在2010年左右开始步入青春期的女孩,碧梨当然也曾是Justin Bieber的一枚粉丝。7月11日,碧梨发布了和Bieber合唱的Remix版《Bad Guy》,尽管这个版本其实并不如原版浑然一体,得到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但少女凭着自身才华进入娱乐圈并最终于偶像完成合作的“硬核追星”故事已经足够打动人。而Bieber的人气也给了这首歌的销量很大的提振(想想《Call Me Maybe》和《Despacito》吧!)。最终,《Bad Guy》这首既不炫富,也不性感,可以说是非主流中的非主流的异质歌曲,终结了“数据怪兽”的支配,在Hot 100登顶,并得到了全球17个周榜冠军和4.9亿次Youtube观看。

Bieber为碧梨送上祝福

《Bad Guy》精准地切中了年轻人心中奇异、暗黑、不合理的那一部分。唤起了青春期不服帖的躁动和想要成为反派的欲望。尽管由于对手的强势以及本身题材局限,歌曲目前只夺得了一周冠军就被《Senotira》替代,但毫无疑问的是,碧梨强烈而怪诞的风格一定会给人们留下长久的印象。因为怪诞永远是青春的一部分,而且是很迷人的那部分。

提示

请输入关键词

× 扫描或长按保存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