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WE MEET U 第三十七期丨蔡健雅:找回自己,湿吻世界

采访/人物聚焦2019-03-13 15:53:31

蔡健雅一直以来给人以忙于跳出舒适圈、不断求新求变的印象。而随着第12张国语专辑《我要给世界最悠长的湿吻》的到来,那个严肃刻板的金曲歌后忽然间“崩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嘟嘴卖萌的小女孩儿模样。用蔡健雅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一次不再是音乐上的突破,而是心境上的突破。”

为专辑同名曲《我要给世界最悠长的湿吻》作词的是香港著名填词人周耀辉,这位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的学术型作词人为蔡健雅量身打造了这首感性到无以复加的内心独白歌曲,带给大家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蔡健雅和完全不一样的周耀辉。“周耀辉的歌词句句饱含智慧,句句都是类似心灵鸡汤的人生建议。他好像在提醒你:人看事情的出发点源于自己的个性和意愿,如果觉得事情不对劲,不妨换一个灵魂。”蔡健雅说着说着由衷高呼起来:“感谢周耀辉,让我看到另一面的自己。”

蔡健雅之所以成为今天的蔡健雅,这多年蓄力成长的过程,其艰难可想而知。台上的她是为数不多被金曲奖反复盖章的“最佳女歌手”,台下更是录音、编曲、制作样样精通的幕后多面手。说起三度金曲封后对职业生涯的影响,Tanya感慨万千。

获得“最佳国语女歌手”那三次经历都是在蔡健雅人生非常重要的某一个转折点出现的。最重要的就是第一座,刚好那一年她正考虑要不要放弃做歌手。一方面因为《双栖动物》那张专辑做得太辛苦,另一方面则是处在质疑自己到底是创作歌手还是歌手的困局里,总是唱着别人的作品让她感觉无法享受做专辑的过程。蔡健雅没想到在最没有自信的时候竟然得了金曲奖,而且还是“最佳女歌手”大奖,这对她来说是一个非常慷慨的礼物:“它很像一双手拉住我说,你先别走,来,留下来。”

到了《Goodbye & Hello》时期,蔡健雅从新加坡搬去了台湾,毅然决然换了唱片公司,不仅自己写歌甚至硬着头皮从零开始学着去制作一张专辑。虽然学习坡度非常高,但是她做到了。拿了金曲奖“最佳女歌手”也拿了“最佳制作人”,蔡健雅充满感恩:“那个奖来的时候,我心里涌动着说不出的感动。那是我找到自己、终于开始做自己的一张专辑,也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感受到我的努力。” 从那时起,蔡健雅自己写歌、自己录歌、自己制作直到现在。

2011年,《说到爱》发行。蔡健雅描述它为“在自己最不爱自己的时候写了一张关于爱的专辑”。那时候她身体状况不佳、内心矛盾挣扎却仍在努力做一张充满爱的专辑,哪怕是那时候,她也还是觉得有一份安慰一直都在:“那就是我还在做音乐,我做任何事情都是在投入音乐的怀抱,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音乐都带给我一份安慰和鼓励。”

当你发现人生只有音乐的时候,该有多可悲,多无聊。2015年,做完《失语者》的蔡健雅找到了类似的爱好——烤甜点,那是一件同样能带来感动和推动的东西。“烤甜点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开心、多么值得期待的事情。如果能把吃到好东西的感动带回到音乐里,音乐更有说服力。”

 

提示

请输入关键词

× 扫描或长按保存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