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专访Michael Learns To Rock:从1997年工体开始的中国神话

采访/人物聚焦2017-02-14 12:17:12

(Michael Learns To Rock X Billboard中国)

“迈克学摇滚”,这是当年美卡引进发行这支叫Michael Learns To Rock的丹麦乐队的唱片时在卡带上做的中译名,一看这样的译名就知道它有了些年代感。换到当下的时代,很少人会再去做乐队名的中译,要不就干脆起一个很逗比的名字,比如鸟叔,比如阿呆。从1997年第一次到访北京开始,他们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来到中国,能在亚洲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令他们始料未及,6张白金唱片,他们甚至在泰国取得过“年度七白金大奖(700万张)”的销量奇迹。

他们说这也许就是缘分,跟亚洲的缘分,跟中国的缘分。

几个温文尔雅的丹麦人,在舞台上既可以把张学友的《吻别》唱得百折千回,也可以把崔健的《一无所有》唱得荡气回肠。在即将开始《爱·永恒》中国巡演前,他们坐在了“Billboard中国”的面前,跟我们聊了聊他们的中国情缘。

成功不仅需要努力,也需要运气。1997年,当怀着忐忑情绪的Michael Learns To Rock踏上飞往中国的航班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一条平坦大道,第一场演出就吸引了将近万名的中国歌迷,于是这一场来自丹麦的中国神话开始了...


Q = Billboard中国
A = Michael Learns To Rock(MLTR,Jascha/Michael/Mikkel)


Q:你们算得上是在中国甚至亚洲最家喻户晓的丹麦乐队了,来中国已经很多次,是否还记得第一次是对这里的印象?
Michael:当然,那是1997年,我们第一次来中国,表演的地方是北京的工人体育馆,那天来了七八千的歌迷,连我们自己都感到非常惊讶,那才是我们第一次来中国,记忆很深刻。初此之外,我们还记得那时候在北京还看到很多人早上在路边晨练打太极拳,而且那时候中国人的衣着颜色都比较单一,好像你们国家那时候很喜欢蓝色和灰色。

Q:比起过去,你们看到的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Jascha:现在的中国变化非常大,尤其北京是一个中西方交融的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越来越多的人会说英语,歌迷也开始很享受站着看我们的演出。第一次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大部分歌迷都是坐着看我们的表演的。

Q:崔健的《一无所有》在中国流行音乐历史上意义重大,它具有特定的历史背景,在翻唱它的时候,你们对它在中国的社会影响力有没有过耳闻?
Jascha:其实在选择这首歌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太多关于这首歌的意义我们的同事给我们放这首歌的时候,我们都很喜欢。知道《一无所有》更多的社会背景和文化意义是后来的事,我们很荣幸遇到了这样的歌。
Michael:很难说我们最喜欢哪首中文翻唱歌曲,从我个人来说,我可能更喜欢崔健的《一无所有(I Walk This Road Alone)》和李健的《传奇(Fairy Tale)》。

(Michael Learns To Rock在中国巡演发布会现场)

Q:你们在亚洲的大部分国家都做过表演,而且几乎每一个国家你们都非常成功,你们比很多在日本非常红火的欧洲、美国乐队都要有名,比如Mr.Big这样的大乐队。很好奇,你们当初是怎么想到进入亚洲市场的,是偶然还是你们做了深入的市场调研?你们称得上是一个欧洲乐队在亚洲的奇迹了。
Michael:这是我们当时的唱片公司的建议,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做了什么调研,但对我们而言,它是一个巧合,因为我们在进入亚洲的时候完全没想过我们有一天会在这里取得那么大的成功。

Q:关于你们的乐队名有很多版本的传闻,我听过一个传闻是你们当时一个成员养了一只狗,名字叫Michael,然后你们就说起一个奇怪的名字吧,就用了Michael做主语。
Michael: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不过听起来也确实不错!这个名字当时就是因为我们想起一个长一点的名字,那时候好多乐队的名字都很短,我们希望大家念起来更有意思一些。

Q:因为你们的翻唱作品都太红了,导致你们的原创作品经常被大家忽略,作为一个乐队,你们会有些遗憾吗?因为大部分乐队都希望自己的原创作品被更多的人听到。
MLTR:这并不是我们选择翻唱的本意,我们也同样希望大家关注我们的原创作品。从我们自身来说,我们更愿意写自己的歌,留意我们翻唱歌曲的歌迷,应该听得出我们对每一首原曲是做了不小的改编的,包括重写歌词。

Q:你们来中国表演已经超过20次,哪一次令你们记忆犹新?
Jascha:依然是第一次,我们几个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中国,当第一次踏上中国的时候,我们几个完全被你们的国家吸引了,它和我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中国太大了!北京太大了!虽然那时候的歌迷一点都不疯狂,但是那种体验是独一无二的。

( Photo:TEMPO/Hariandi Hafid )

Q:很少人注意到Mikkel有一个自己的独立音乐厂牌Turbo Lentz Music,专门做古典音乐和当代先锋音乐,即使是网上也找不到太多关于这个厂牌的介绍,不知道是否愿意跟我们分享一下?
Mikkel:对,这是完全我的个人爱好,它不盈利,就是我做着玩的一个东西,和我在Michael Learns To Rock里创作的音乐截然不同,因为我很喜欢古典音乐和电影配乐,没事的时候我就尝试做点这些音乐。

Q:你们翻唱了好几首很棒的中文歌曲,但你们是否身临其境的去看过哪个中国艺人的演唱会?
Mikkel:我看过一场古典音乐演出,表演的是郎朗,其他的音乐人确实还没有看过,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挺期待看一次的。

Q:你们最近在听一些什么唱片?
Jascha:我在听Bob Dylan的老唱片,我也挺现在的独立乐队,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多数这样的乐队都只能听一遍,然后就不想再听了。很庆幸,Bob Dylan依然还活着,还在写歌。
Mikkel:David Bowie的《Blackstar》,他绝对是传奇,他去世的时候我非常遗憾,去年真是音乐界非常沉痛的一年。
Kare:Elton John的一张精选集。

提示

请输入关键词

× 扫描或长按保存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