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专访Metallica:我们要去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采访/传奇讲述2017-02-22 14:07:57

 

 

拍摄丨停云,大洁

剪辑丨大洁

采访丨朱尔摩斯

 

2017年的1月18日,对于很多中国的重金属乐迷来说,可能是终生最难忘的一天。在乐视体育中心门口我们看到从全国各地陆陆续续赶来的乐迷,其中有的还穿着印有乐队Metallica乐队Logo的外套,甚至有些疯狂的乐迷是带着象征着金属乐的臂章。虽然已接近立春,但北京依然寒风凌冽,在长长的队伍上,我们看到的全是狂喜的脸庞,按捺不住的喜悦传染给了周围所有的人,就连门口的安保人员都开始跟乐迷不时地攀谈起来。

一隔四年,尤其对于那些上一次看过Metallica上海演出的大学生来说,这个等待贯穿了他们人生最重要的大学四年,从一个还带着青春气的孩子到一个即将踏入残酷现实的准社会人。听起来很漫长,但其实却恍如昨日,如Metallica的激流一曲,只留下绕梁余音。

我们穿过熙熙攘攘的队列,划过一双双羡慕的眼神,等待我们的虽然不是大家敬仰为金属之神的主唱James Hatsfield,但是同样是一位影响了很多人的乐手,他是Metallica的贝斯手Robert Trujillo。这个被金属大魔王Ozzy Osbourn在90年代钦定的贝斯手跟很多乐队的贝斯手不太一样,甚至可以用健谈来形容他的性格。短短二十分钟的访问里,他跟我们讲述了好多故事,从上一次的上海演出,到他们的南极洲表演,到郎朗,再到这次在北京遇到的路边小摊贩。本来想给这个文章起一个类似《一个金属大神的修养》,做完采访的时候,我们发现要是标题这么哗众取宠,就是太对不住Robert Trujillo的健谈了。


(Metallica in Beijing,Photo:China Daily)

Billboard = B

Metallica = M

B:这是第二次来中国,是否还和上次那样很有期待感和兴奋感?

M当然,上次我们只去了上海,这一次来到北京,发现北京和上海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城市,我个人更喜欢北京一点。我们第一次来北京觉得很不得了,我们之前听说会下雪、刮很大风,特别的冷,可事实上非常不错,我们很庆幸有这样好的天气并且看到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建筑,我觉得很神奇。如此带有历史文化感的遗迹深深吸引着我和家人及乐队。

B:你们去过很多国家演出做演唱会演音乐节,甚至你们还去了南极洲做表演,还有哪些想去但没去的地方吗?

M我们乐队的最终目标就是能去到每一个城市,从而欣赏那里的景色、体验文化、聆听音乐,去体会那个城市的活力,在这个过程中,也为新歌迷演出。但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们的团队很庞大,每次演出我们的主办方们都要承担很大的开销,所以一些没去过的地方就一个个实现吧。Metallica有很广泛的乐迷基础,去到歌迷所在的国家为他们带去音乐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什么地方都想去演出,而且我们还去过南极洲,要知道这可是世界上没什么人类到过的地方,那里仍旧是野生动物的净土,水很干净,所有东西都非常自然非常美,大家全都在一艘船上。演出当天的天气非常棒,我们甚至下船去徒步了,难以置信的是我脱了外套就穿了一件长袖也不冷。演出本身也很有趣,我们在一个类似圆顶冰屋的地方演出,场地像一个大气泡,很透明,所以你能看到一切。但我们不想打扰到周遭所以大家都带上了耳机,每个人都靠耳机听音乐,所以演出的时候就不会影响自然环境了。毕竟Metallica可是一支很大声的乐队,你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鼓声。

(Metallica x 郎朗,北京 Photo:China Daily)

B:郎朗可能是中国目前最著名的最有影响力的古典音乐家了,你们是怎么促成和郎朗这样的合作的?

M郎朗是位很杰出的音乐人,我个人很喜欢钢琴,对我来说听他弹琴很棒。最开始想到与郎朗合作是因为我们一个经纪人有个中国朋友,你知道这其实是双方的共识,郎朗喜欢Metallica,Metallica也喜欢郎朗,我们彼此欣赏。我们之前和旧金山交响乐团出了一张专辑叫做《S&M》,希望和郎朗的合作可以更进一步,比如能一起出张专辑并且合作整场演出。和那些能启发我们的一流音乐人合作真的很有趣,比如Lou Reed、Ray David或者郎朗。Metallica虽然很忙,但是只要有时间我们就希望与人合作。我们与合作的艺术家之间好像有魔法,这种魔法就是学习。我们向这些艺术家学习就像我们向郎朗学习一样,也许他也会向我们学习。做音乐人的魅力就是可以开放学习、尽情体会。

B:你合作了那么多的著名乐队,著名音乐人,那有自己特别喜欢的音乐人吗?

M我喜欢Tool乐队,喜欢Gojira、Black Sabbath。我们听了很多Black Sabbath。我还喜欢像Weather Report那样的爵士摇滚。最近我还听了Jeff Beck,我喜欢他弹吉他。其实我喜欢各种风格,比如来自澳大利亚的Tame Impala,我觉得他们挺酷的。我儿子12岁开始弹贝斯,他叫TYE。有时候我们在车里听说唱听爵士,比如Miles David。们也一起听Tool和Gojira。他也有自己的乐队叫Helmets,他比我优秀比我厉害,我还要向他学习呢。

B:既然来到中国,你们肯定没有错过吃小吃的机会,在北京都吃了什么?

M中国有一些疯狂的食物,我听说你们有蜘蛛串和蝎子串,而且据说还很辣。虽然我真的很好奇,但是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我可不敢吃。我们去北京的街头逛了一天,北京街头的小商贩很厉害,会抓着你的衣领让你品尝他的东西,这实在太疯狂了,他们不是没礼貌,我们觉得那应该就是很典型的中国人的好客的方式吧。

提示

请输入关键词

× 扫描或长按保存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