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Orange 《Freetown Sound》:我是谁,从哪儿来,要去往何处?

By:香菇2016-12-22 11:02:50

发行厂牌:Domino

发行时间:2016年6月

文丨香菇

Devonté Hynes在今年六月发表了化身Blood Orange后的第三张专辑《Freetown Sound》。来自Deana Lawson的封面作品揭示出本张专辑的一大特点:利用悲伤和脆弱,催生亲密和温暖的共感。Hynes再次奉上流畅的听觉体验,其中蕴含的信息密度和人文关怀则值得拥有不同背景的每一个听众细细回味。

Hynes在专辑中展现出超强的全场把控能力,既是制作人也是创作者的他,调动每一位女性合唱歌手的音色特点,融合采样,在这张时长近一小时的专辑中,用暖调讲述暴力,通过对比强化残酷,每首歌曲仿佛被赋予人格,得以互相对话,连贯地呈现Hynes对于“身份”(黑人、酷儿、女性、移民)的思考:传唱度最高的《Augstine》和《Hands Up》,分别是对特雷沃恩·马丁和麦克·布朗两例黑人遭枪击案的回应;《Desiree》是一首献给跨性别者的歌;至于《E.V.P》则从探讨选择生活方式,上升到痛苦代际传承的集体回忆理论。

对经典黑人音乐的致敬与对宗教典故的引据两相呼应,是这张专辑中的点睛之笔。在接受Pitchfork采访时,Hynes曾坦言,由于黑人酷儿的身份,自己曾在伦敦遭受严重的肢体攻击,然而他在包容性更强的纽约找到了归属感。Hynes引用圣奥古斯汀的故事(离开罗马前背弃了天主教,转而出走西非,开辟新形式的基督教),暗示自己从伦敦移居纽约的经历。 对于宗教的回溯或许略显艰涩,然而匹配Blood Orange招牌的电气化另类R&B,专辑通过入耳的旋律和抓耳的节奏提供了对话的基础。

Freetown是塞拉利昂共和国的首都,也是Hynes父亲的出生地,除了追根溯源的怀旧意味以外,Freetown还是Hynes用体验、情绪、技术和通感能力建造的宫殿,不同背景的人都可以在此生活。 这座宫殿也是一座基站,所谓的Freetown Sound正是无线电波频道上传达的想望,Hynes希望能创造一个促使“他者”鉴定地扎根“自我”的环境。探讨少数群体并非要刻意制造反方向的隔离和成见,毕竟人类存在的基础是相互的理解和共通的“人性”。

于是,这张专辑圆满地完成了“我是谁(身份困惑),从哪儿来(乡土归属),要去往何处(弱势群体的存在方式)”的发问,而对此的回答,显然存在于58分40秒的专辑之外。

提示

请输入关键词

× 扫描或长按保存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