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音乐的归音乐丨国外榜单如何才会更加接受中国歌手?

By:自行车飞奔2018-11-15 18:16:00

今年以来,中国的年轻歌手屡次在美国billboard,iTunes等榜单上登榜。一时间,这些歌手的音乐品质和榜单成绩的成色成为最具热度和争议度的话题。无论从唱功、制作水平、商业道德、粉丝经济其中的哪个角度,无论这样的音乐范式被称为C-Pop还是M-Pop,它都已经具备了足以被人们正视的体量。

 

吴亦凡与蔡徐坤登顶美区iTunes即时榜

那么这个话题究竟应该从何聊起?作为一个音乐媒体,Billboard还是会从音乐本身聊起。

无论是张艺兴、蔡徐坤或是最近发行了新专的吴亦凡,他们所能带动的巨大流量往往让他们身上可讨论的余地被最大程度地缩减为“我是否喜欢这个偶像”。偶像的光环令粉丝和非粉丝之间产生了难以调和的对立。在这样非黑即白的语境下,他们究竟推出了怎样的音乐,反倒变成了最不重要的事情。

但如果我们将目光从各个社交平台上的大型站队现场上移开,多多少少听一听他们的音乐,我们就能够认识到这些身负人气和压力的偶像们更为翔实的面貌。

图片来源:张艺兴工作室

以今年的《梦不落雨林》,《1》和《Antares》这三张专辑而言,其最明确的特征就是对于先进制作理念和水准的追求。这也是这一批歌手和此前的华语歌手们产生差异的地方。在大部分华语歌手还需要在旋律和歌词上下功夫来迎合听众审美的当下,他们已经仰仗着自身强大的人气开始进行新的探索。

蔡徐坤最新EP《1》封面

这样的探索所具备的进步意义不该被忽视。如果没有他们在做这样的音乐,恐怕也很少有听众会去主动接触Electronic Soul, Tropical House, Future Bass和Mumble Rap之类相对前沿的音乐。如果说90年代末,陶喆、周杰伦和王力宏对包含了Soul,Funk,Rock等形式的广义R&B音乐的引进是华语乐坛在2000年代的重要革新的话,其实张艺兴、吴亦凡和蔡徐坤目前也是在做着类似的事情。

吴亦凡首张个人专辑《Antares》专辑封面

这一批歌手大多亲自担任自己专辑的制作人,虽然他们作为艺人,在音乐上的技术水平可能并不足以完成所有的制作工作,所以蔡徐坤找到了Fidel Rosales、David Brant、Larmòók,张艺兴找来了 PinkSlip 、Anthony Pavel和EXO时期就多次合作的MCMZ,而吴亦凡请到了制作过Mariah Carey和Beyonce歌曲的Tavoris Javon Hollins Jr。

虽然有这些来自欧美和韩国的优秀制作者保驾护航,但这几个歌手本身作为专辑制作人来说,其实具备着核心的音乐审美。因为他们能够比较完整地把控整张专辑并贯彻自己对音乐的想法和品味,所以他们的专辑其实都能在音乐的逻辑上达到比较好的自洽,并非东拼西凑的杂烩。

在此之上更进一步的是,这些专辑里的歌曲还具备不错的多样性,在听感上,并没有单调乏味的感觉,尤其是《梦不落雨林》在包含了22首歌曲的情况下,重复率之低值得赞赏。

张艺兴第三张个人专辑《梦不落雨林/NAMANANA》封面

此外,这三张专辑具备着很高的制作水准。歌曲的执行制作中有不少来自欧美日韩,从风格到音色都和国外音乐的较高水准保持了同步。可以认为,这些唱片所具有的开拓性,编曲质量,制作水平都是过硬的。作为中国唱片工业的最新产品,是时髦而且合格的。

图片来源:张艺兴《梦不落雨林》MV

当然这并不代表这一批唱片就不存在问题。无论和欧美的一线明星还是华语乐坛了不起的前辈们相比,这一批歌手和他们的作品确实在一些在唱片工业中被视为基本的方面存在着缺陷。

旋律

虽然欧美乐坛非常重视编曲、律动以及种种可以令人随之起舞的元素,但他们对一首歌曲的旋律同样有着非常严苛的要求。一首热门单曲往往要包含着流畅简洁,但同时具有创意和美感的旋律。包括说唱歌曲,也需要在编曲和Hook中融入好的旋律。在这一点上,即使是Justin Bieber这样的超级偶像也不例外。

但在张、吴、蔡的新专辑中,这样过耳不忘的旋律依然是欠奉的。有时候你似乎意识到他们有意识地创作了一些简洁,不断重复的旋律试图产生记忆度,但这些旋律的独特性和美感并不足够,从而淹没在了复杂精致的编曲当中。

Vocal   

这几位歌手缺乏足够感染人的Vocal。在Ariana的经纪人Scooter发布的颇有些抱怨的推特中,他认为Ariana具备着“the real deal(干货)”,不应该位居吴亦凡的歌曲之后。这里的“真货”,指的就是A妹高亢嘹亮的vocal表现。

在流行音乐工业中,歌手之所以能够居于中心的地位并获得最高的报酬,就是因为他们的声音能够真正赋予一首歌曲以灵魂。

吴亦凡(Photo by KennethCappello)

Vocal作为一首歌曲中最复杂,细节最多的乐器,它所能给这首歌曲带来的丰富内涵是任何高水平的编曲和混缩都无法替代的。目前这些在人气和制作理念上走在国内前列的歌手大多是唱跳偶像出身,他们的vocal表现多少还是有些欠缺,显得平淡,甚至有时依靠外力才能完成一些演唱。在唱跳组合中时,歌曲还能依靠不同成员的声线营造出丰富的听感,但在他们的solo专辑里,不能完整体现情感的vocal就成为了拖累音乐整体质量的因素。这也是为什么当他们现场演出这些歌曲,能够靠舞蹈来呈现更多内容时,整体的效果会比只听音频的好得多的原因。

其实中国音乐一直没有停止过追赶欧美日韩的脚步,从90年代那些技术拔群的摇滚乐队,到2000年代中式R&B的蓬勃,再到近十年谭伊哲、陈星翰这些技术超群的制作人们,开拓者永远被需要,也应该得到尊重。虽然有些“干货”——例如歌手整体的“唱商”、听众的审美取向和长期、固定购买音乐的习惯——确实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投入来培养。

图片来源:张艺兴工作室

2018年,偶像歌手们以严肃的态度制作的这一波音乐作品是目前华语音乐工业的一个非常鲜活的切片样本。它其实也很好地体现了华语音乐对世界顶尖水准的追求和依然存在的差距。这些作品的境遇和成绩引起了争议和讨论——例如在海外登榜的背后,一些令人费解的逻辑。许多人疯狂地支持自己的偶像,但另外一些人认为他们获得了超过应得的荣誉和利益,于是用自己的恶评来试图挽回心中的公正。在评论网站上,他们的专辑评价呈现两极分化的“C字型”。这已经偏离了音乐的范畴,成为了表决立场的争执。究其原因,我们还是缺少对音乐品质客观评价的意愿和体系。

也许只有我们建立起了基于真实、客观数据的评价体系和榜单系统,我们才能真的好好地去听一张唱片,给与他公正的评价。而对于榜单上的成绩,也不应该只看一周、一个月的成败。榜单应该去体现健康的收听和购买习惯下,音乐本身对市场的征服。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歌手们在榜单上的长期表现,而非一时的好成绩。

在中国年轻歌手远赴海外打榜的背后,折射着对具有公信力和权威性的榜单的向往。而遗憾的是,由于中国音乐播放平台暂且无法达成播放和销售数据的透明化,在中国建立起一个客观评价体系的愿景目前还需要更多的努力。这也是billboard中国正在做的。

如果最终我们能让音乐的都归音乐,那么无论是偶像歌手还是其他的音乐人和听众,才不会有那么多委屈和愤怒。

提示

请输入关键词

× 扫描或长按保存二维码分享